申迪:循环的夜

 07/04/2022


我只做在全球性流动中的一个个体

申迪 Shen Di

生于1994年,大连人。本科于上海戏剧学院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毕业作品《动物凶猛》(The Storms In Her Blood,2017)获得第71届戛纳电影节电影基石单元电影基金会二等奖。

循环的夜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是申迪导演的短片,获得2021年北京国际短片联展华语竞赛单元评审团特别提及。

短片讲述了错过和朋友的会面后,失眠的Qasem在义乌的夜晚中漫游的故事。

看这个片子让我想到了贾木许的第一部长片「漫漫长假」,那种散漫松弛的感觉,片中这位阿富汗叔叔讲什么好像都随心所欲的,无意间勾划了一条全球流动的隐线,人和人之间的链接成了时差的区隔,视频、语音的卡顿,奇妙应和了我们有个说法,君子之交淡如水。浓烈融进了夜里。一个黑人乐手说,黑人只有在吹奏萨克斯的时候是忧郁的,忧郁里也有平和。申迪将这一切编织得非常美妙,她镜头里的义乌光彩路离,又混合了梦幻,或是回忆的质感,给正在lockdown期间的我们带来了宽慰。“时间长了日子还是日子,只是门外的世界不一样了”,太想跟朋友们一起吃一顿大排档,聊天聊到哪儿算哪儿,讲鬼故事,然后在天台沙发上沉沉睡去。循环的夜,是一支循环往复的爵士乐曲 ,正好这位叔叔有那么点儿文德斯「月满哈瓦那」里的味道,希望在乐声、酒和闲聊里,我们都能好好地睡一觉。(毛)

 

片名:循环的夜 片长:19分钟

年份:2021年 地区:中国大陆

语言:汉语普通话 / 英语 /波斯语 

很想知道拍这部片子的契机,因为这个叔叔太有意思了!是偶然碰到的吗,为什么选择了这样的一个人?

拍摄时他65岁,已经在义乌待了18年了,也刚好开始有想系统学习中文的想法。为什么过去从没考虑,到了这个年纪却开始想学习中文,这是首先吸引我的点,所以我一开始是带着这个好奇去跟他接触的。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他在义乌没有找到一个同时精通波斯语和中文,并且愿意教他中文的人。这家咖啡馆的老板本身是阿富汗人,是说波斯语的留学生,他可以用波斯语来教叔叔中文。

叔叔是一个特别纯粹人,怎么说呢,你很容易把他浪漫化。在聊天过程中,他经常说起他想去四川看他一个十几年前的朋友,这个朋友之前是帮着他一起做外贸的。他们的友谊非常深厚,但是很多年前这个朋友从义乌回四川老家结婚了,所以他们俩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

他经常提这件事情,我还有他周围其他的熟人都默认了他的朋友是一个小伙子。一直到去年春天的时候,有一次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刚好这个朋友给他发视频,他把视频给我看,我才发现他这个朋友其实是一个女的,我就觉得这个事儿变得更有意思了,好像可以沿着这条线来拍点儿什么东西。

片中的旁白类似于一封写给朋友的信,信里面讲了他的女儿、侄子,还讲了两个非常有意思的小故事,然后这些文学性的表达都非常使人触动,想知道拍摄之前有剧本吗?

本来是有剧本儿的,但是这一版成片完全是即兴来的。在开机之后就完全放弃了原来的剧本,觉得好像可以换另外一种方式来做。

义乌在片中呈现出了五彩斑斓,又带点儿神秘的美学,这些是如何考量的?

有形形色色的各种各样的人,节奏又很快,这是义乌本身的气质和氛围。这里是围绕着小商品生意,围绕着外贸或者电商直播在运转的,外地人也比较多,所以这个城市本来的气质就是五彩斑斓的。

虽然是一部非虚构作品 ,但它似乎也使用了一些虚构作品的方式,对于虚构和非虚构的界限如何把握呢,尤其是你之前也拍摄过剧情短片

我一开始是写了一版剧本,是想要把它做成虚构的。但是我没有办法让叔叔或者其他人来演,他们不是专业演员,其实是没法儿给你演出很戏剧性的东西的。所以就不如让他们自己演自己,自己讲自己的故事嘛,然后这个东西就变成了有点儿介于虚构跟非虚构之间的这种感觉了。

整个拍摄周期是多久,后期做了多长时间?

80%都是在一个晚上拍完的,剩下的20%是之前在义乌拍的纪录片的素材。后期其实是断断续续在做,应该是差不多一个半月两个月吧。

片中涉及到了非常丰富的议题,尤其是关于全球的流动性,关于家乡,人与人之间链接的体验和观察,你自己的视角是?

这个片子跟《动物凶猛》(The Storms In Her Blood,2017)的相似之处是,我只做在全球性流动中的一个个体,也没有想过说要把这个议题做的多大。我的作品中没有去讨论它的苦难,整个社会是否适应,或者矛盾跟冲突。种族和国家之间的问题,包括语言的问题,这种矛盾跟冲突是一直存在的,但是我没有去放大这些,我用了另外一个更加浪漫化的手法来讲这个人的故事。其实这一晚上他絮絮叨叨走了一路,说了一路,都是在想念他四川的那个朋友。

你和这部短片最大的关系是什么,有没有最满意的部分?

片子里有讲到阿富汗叔叔去山顶寻找一块大石头,也是我姥爷跟我姥姥的故事。有一次清明去扫墓,我们全家有十几个人陪我姥姥回她的老家去扫墓。我姥姥就已经快70年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了。她就突然间想起来,说她小时候去玩的那座山,山顶上有一块像房子那么大的一个石头。就让我们全家人爬山,陪着她去找,但最后没有找到。片尾提到说自己买了个地球仪都是我姥爷的故事,因为家里三个小孩都不在身边,他会在地球仪上寻找我们所在的地方。

最满意的部分其实是来源于它是一个完全即兴的东西,都是在你意料之外出现的。有一些东西就会变得比较惊喜,比如山顶上的露天的小酒吧,去勘景的时候才发现有晚上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很有意思。

可以简单介绍一下你在戏剧学院的学习经历吗?

在戏剧学院的学习经历就很正常,学的是编导。上学的时候也要完成作业,就也一直在拍片子,毕业之后也一直在拍。大学四年我一直在做电视节目,在做真人秀,做综艺,到毕业的时候,我才从原本所在的那个编剧工作室离职,想开始做片子了。

有没有对你影响特别大的导演,或者作品?

我喜欢埃米尔·库斯图里卡(Emir Kusturiča)的《黑猫白猫》(Black Cat, White Cat,1998)和《地下》(Underground,1995)那些。冯小刚的话,我其实特别喜欢90年代的那些喜剧贺岁片儿,比如《甲方乙方》(The Dream Factory,1997)。

目前疫情下,自己的生活状态怎么样?

因为我很宅,就算没有疫情,我也不怎么爱出门儿。所以疫情的话就差不多吧,就还是宅着。

有没有下一步的计划?

目前在做纪录长片的剪辑,这也是一个关于在义乌的外国人的故事。叔叔就是纪录长片的拍摄对象之一,最初我也是因为要拍纪录片才认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