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电影

本次展映聚焦了一群病了的“边缘人”,他们付不起医院昂贵的医疗费,骨伤病人寻求仁心“草药医生”;日本细菌战后,每日被疼痛恶臭折磨的烂脚老人;“癌症旅社”的燕子为了活着出卖肉体,子秀为了筹钱给燕子看病,卖血、试药满胳膊的针眼......

二零零三年起,电影导演彭小莲和从事媒体教学的魏时煜拿起摄像机,开始追溯这场新中国最大的文字狱。五年时间里,她们走访了26位胡风分子,40多个家庭,10多个已逝“胡风分子”的亲友,300多小时的拍摄素材,100多万字的访谈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