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

6月24日,高鸣导演的电影《回南天》将登陆全国院线。鲜为人知的是,高鸣导演的影像首作是一部迷影纪录片,名为《排骨》,讲述的是一位在深圳华强北靠贩卖盗版DVD光碟为生的年轻人。排骨有自己评判艺术片的标准:“看不懂很闷,看十来分钟想睡觉,坚强的看完一部电影,你也很难理解TA演的是啥,我们就把它归结为艺术片”。

整部电影还非常安静,没有一点点音乐,纯环境音,用一种纪录片的形式拍摄了一部叙事电影,没有一点点刻意而为之的痕迹,没有什么让人觉得赘余的地方。它朴素、真实又诚恳,所以它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我看到身边坐着的观众都十分沉浸。

导演和他片中的主人公一样,都是搞独立创作的。与其说是他们正和艺术发生密切联系,不如说他们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场行为艺术。白羊座的张新伟活力四射,这些年奔波各地,拍摄对象也涵盖了老中青三代人。在他的纪录片中,时代不着痕迹地成为远景,人物被推置舞台中央。

那么,我就会说,你去拍短片吧。这时,他往往会很犹豫,拍短片有意思吗?还不如去借一大笔钱来,咱们一块儿拍个“大电影”吧!每当他出现这种念头,我就会立时制止他:“短片很好啊,短片最适合你了,I love this 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