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电影节

《黑漆》讲的是预感自己生命走到尾声的父亲回到黑漆村,而这个因为人员搬迁面临即将消失的命运的黑漆村,和父亲的命运勾连在一起的故事。 如同这种命运的重合,张苹在《黑漆》这部片子里也发现了影像和几千年前的《诗经》是相通的,这种“永恒性”的传统也在《黑漆》这部纪录片里再一次复苏。

关于中国女孩的成长经历,鲜少有像黄骥导演那样拍出一部又一部的电影来记述——从《鸡蛋和石头》女孩告别童年,到青春少女时期的《笨鸟》,再到《石门》女孩刚迈入成人世界,在女孩的成长过程中,总是伴随着生活的各种滋味与社会的光怪陆离。生为女孩,似乎就意味着生来就要面对性别带来的诸多困扰和挑战。大多数的女孩们,可以说不聪明也不笨,有时能够侥幸躲过一劫,有时却不得不落入“魔爪”之中,在痛苦中挣扎求生,并成长。在艺考老师性骚扰事件被爆出之后,我们更需要谈谈女孩如何生存的议题。

秋末冬初的中国南方小镇,16岁的留守少女林森正在准备高考,远赴广东打工多年的妈妈一心要她考警察大学。林森却在班里每天被同学霸凌,在家亦常被三个表弟捉弄,十分烦躁,邻近高中女生梅子是她惟一的疏解对象。身为养女的梅子不想照顾脑瘫弟弟,两人常逃离家人彻夜呆在网吧......

近年的华语短片似乎比华语长片更有创造力:《天下乌鸦》和《海边升起一座悬崖》连续两年在夏纳影展上斩获短片金棕榈:相比之下,这两年间的华语长片呈萎靡之势,出现在欧洲三大影展主帝赛的具有一部《隐入尘烟》。我们请来参与了FIRST影展、CineCina地平线计划等评审工作的资深电影人淞可和黄悦,和我们聊聊当前华语短片的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