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百态

中国自身便是一个蕴藏着巨大素材的电影宝库,不论是东部地区、西部地区,还是北部地区和南部地区,都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电影内容及表达。电影为中国地域文化的认同感和生命力的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当下中国的电影导演都在有意识地选择具有独特地域特色的区域来展开影片的叙事,试图在特定的空间里表达最有生命力的群体。

贫乏的生活令他们对活着产生些许厌倦,但却又心存一点点指望,即使是受罪,也得逆来顺受地忍耐着,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然后呢,他们的下一代又起来了,继续为生存奔波着,在古浪和古浪以外的土地上,无声无息地来过却又生生不息地活了下去。

在陕北,那些从农村来到城里讨生活的三轮车夫都自称受苦人。他们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把孩子送上了远方的大学。四年过去了,大孩子找不到工作,前途未卜,更小的孩子又到了考大学的年龄。仿佛出于本能,一家人仍然像母鸡孵蛋一样,等待着新的希望破壳而出。 云在天,泥在地,殊路而同归于一夜。小月背井离乡,独自进城打拼,不料撞上个大霉头,被工作餐厅的服务员污蔑,扫地出门。刚进城不久的她游荡徘徊于冷漠都市,在众招聘启示中难觅去处。穷极之际却遇足疗店老板娘将其领回。一夜,小月暗恋的厨师走进她工作的足疗店,在命运面前,那个被称之为爱情的词逐渐模糊起来…… 本片改编自真人真事,讲述进城务工的“良家妇女”小月下海的故事,试图道出性工作者背后酸甜苦辣,有血有肉的生命历程。 故事发生在2008年。河南人郭辉,是个开收割机的,专门到各省替人收割麦子,他和他爸爸,然后再请了一个司机,出发了。去了陕西山西,也包括河南。他们遇到其他的麦客,来聊聊四川的地震,聊收麦的难处。跟农民讨价还价,想着法子少给领车人一点提成,有时要想着法子拿到钱,有的时候要想着法子逃脱领车人的控制。司机抱怨车主伙食开的太差了,车主抱怨司机吃的太多了。中途还遇到要收过路费的,最后遇到了古惑仔。

本片是关于一个在北京流浪的年轻人的故事。他患有一种罕见的疾病,让他全身无力,行走困难,这种病不但没法治疗而且在家族遗传。他加入基督教会,希望祷告能减轻自己的病情,但救赎却迟迟不降临,流浪生活过于艰苦时,他决定回家,流浪的朋友也告诉他:在家千日好 出门事事难!

这部电影拍摄于甘肃古浪。我去过当地农村中很多朋友、学生、熟人的家里,在每一家都有意无意拍过东西,内容包罗万象。多年后,重新面对这些素材,意识到了之前没有意识到的一种普遍性:许多人家的房间里都张贴悬挂着毛像,其样式多种多样——单人的,双人的,数人的,红色背景的,蓝色背景的,神态、面容各异,说明它在本地日常生活需求中占有一席之地。我遂决定以这些有毛像的房间里拍到的内容做一个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