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电影

尽管蒋能杰已经拒绝了一批不太熟悉的媒体,但外界好奇的窥探与突然激增的邀约让他有些疲惫。在约定的时间,他没有接听我的电话,过了半小时回电,歉意地表示:“不好意思,今天采访太多了,实在有点累,刚刚不小心打了个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