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她

也许正因为导演是一名男性,他没有带着议题的框架,性别权力的抗争,只是在倾听一个个脆弱又坚强的生命的自白。片中的讲述者都非常坦诚而直率,直视的镜头,黑色的背景,她们隐去了姓名、职业,那一切被社会定义的标签,只是生命经验和情感的讲述,我们坐在对面,在其中辨认,轻撞或撕扯,最后也在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