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

这次的放映体量堪称“宏伟”,我们计划在三天内放映完导演郭熙志四部《渡口编年》系列纪录片,并在第一天的晚上加映一场特别放映(为郭熙志导演另外一部优秀的纪录片作品)作为一个开幕和导演作品初体验。我们也很荣幸邀请到导演亲自从深圳来到苏州,和我们一同完成这一次横跨二十二年的观影

徐童导演属于大器晚成的独立电影导演,他凭借《麦收》,《算命》,《老唐头》这三部纪录片成名之时已经年近五十,这在以70后、80后为主力的独立导演界显得相对另类。游民三部曲得到过不少质疑但也上过锵锵三人行,而徐童的出发点可能更简单,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个“游民”,而记录游民的日常自然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而他成为游民的过程又是一种主动选择的天性使然。三部曲之后,写了一部小说《珍宝岛》,又继续拍摄了《挖眼睛》,《四哥》,《赤脚医生》,《两把铁锹》等作品,徐童到今年已经独立拍摄了11年,而入行更是长达32年。

《老唐头》之后,徐童继续在东北拍摄了老唐头的儿子唐老三一家,唐老三因一桩人命案入了监狱,唐老三的儿子小宝在高考这年意外遇到这样的变故,父子的命运都难以预测。小宝子他爹唐老三被老金诬告他偷了两把铁锹。唐老三酒后越想越不痛快,踢了老金两脚,老金腹痛难当,送到医院,人就死了。三个月后开庭,法官出面做民事调解。老金家开口要48万赔偿,18岁即将高考的小宝子,开始四处借钱……

人类一直在探索生命与海洋的关系。对靠海生存的渔民而言,海是复杂而富有情绪的。海明威的《老人与海》赞美了人与自然抗衡的精神,而宁佳伟导演的影片《惊蛰》同样带领我们进入“人”与“海”的斗争中。通过最真实、最纯粹的声音和画面,惊蛰时的渔民破冰向海,在严寒之中,走向了未知的前方。

厉百程孤独半生,40 多岁的时候碰到石珍珠——她因为残障,在老家倍受虐待,两人从此开始一起生活; 他们住在北方某个城乡结合地带,厉百程以替人算命维生。 来找他算命的主顾常常是妓女,她们都各怀心事; 因为冬天太冷,又碰上扫黄打非,老两口回到老家青龙。 在那里,他们去过石珍珠的娘家,又回到厉百程的老宅。 春天的时候,他们重新上路,赶赴庙会,等待时来运转。 以长卷的篇幅,中国传统小说章回体的形式,《算命》的场景随人物转徙,在不同的地域空间提供的社会背景中,让人看到小人物微不足道,颠沛流离的人生以及其中的人情世故。 在这个过程中,它试图洞彻人性。《算命》对残障和社会边缘人物的呈现,从不同角度,但象《麦收》一样,充满了道德挑战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