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失语中保持发声——《舍利》映后对谈导演李明洋


影片里的宗教成分是一个重要的外壳,真正讨论的内核也并非是和尚的失语,而是社会上绝大多数人的失语,绝大多数群体的失语。

「舍利讲述了一个僧⼈因为牙疼而无法诵经的故事,影片以小见大,以一颗坏牙作为切⼊点,声音做为媒介,一位无法诵经的僧⼈被时代所裹挟,而背后埋藏的是城市与宗教的碰撞,影⽚通过极致的黑白影像与4:3的画幅去表现宗教带来的肃穆感与仪式感,通过二元对立的核⼼去表现社会与宗教,信仰与现实的冲突,同时我们找到了真正的僧⼈与寺庙进行拍摄,在真实的环境中以平静克制的镜头语言展示了一位僧⼈的苦难与重生。」

「当飞速发展的城市与遗世独立的庙宇发生联结时,寂静的寺庙开始充斥着城市的工业噪音,因为牙疼而无法诵经的和尚一道被夹在了其中,一颗坏牙,一尊古佛,一座庙宇,一个无法发声的和尚。轰鸣着的挖机冲向寺庙,坚定的信仰面向时代,一道开始了一次审视,见生死,望众生,⼊俗世,然后回到自己。影片描绘了一位游离在城市边缘僧⼈的苦难和重生,以黑白影像的粗粝铭刻出宗教的肃穆,在与城市的碰撞中探讨个⼈与信仰的迷惘和走向。」

映后主持:阿铭
独青成员、策展人
映后嘉宾:李明洋
95后青年导演,出生于重庆,毕业于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代表作短片《棕色夜晚》、《舍利》,其中《舍利》荣获第44届克莱蒙费朗国际短片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第26届釜山国际电影节亚洲最佳短片奖特别提及,并入围香港IFVA,平遥国际影展在内的二十余个国内外知名电影节展。

 


就像一个缘分一样去学电影

阿铭:了解到你到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学习电影,请问这段学习经历,对你的创作意识的形成和之后的人生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李明洋:首先特别感谢大家抽空来观看我们的片子。我之前大学的时候学的并不是电影,我是学平面设计的,毕了业之后我就无所事事,浑浑噩噩找了一个班上。上班之后老板让我去做视频的一个东西,我不太了解,老板就让我看电影,同时给了我一堆百度网盘的链接让我看。(里面有)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寄生虫》等等,然后我就看上瘾了,天天在公司里面就是看电影,看了个百把部电影,受不了了,就想找个地方学一下电影。

我朋友说贾樟柯在温影当校长,你去吧,我就去了。去了之后整个学校的氛围和我自己的状态还可以吧,因为那个时候在疫情之前,整体的学习氛围还可以,朋友们也都还蛮好的,所以在学校里面我是过得比较充实和快乐的。我的片子都是在学校的时候拍,包括我的第一部短片《棕色夜晚》。毕业之后也一直在找机会拍,环境肯定没有在学校那么好,所以学校对我的影响蛮大。有时候觉得还是很难得的吧,就像一个缘分一样,去学电影。


阿铭:有因为受到某件事情或是某个作品的影响而出现一个契机去拍电影吗?


李明洋:其实在大学毕业之前,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表达欲特别旺盛的人。直到大学毕业之后,那段时间的社会信用非常低,我就开始慢慢看,最开始对我产生影响的是韩国的电影,所以我那个时候就系统地看完了整个韩国几乎绝大多数的片子。我再反过来看一些国内的电影,对比之下,忽然就有一种社会责任感涌上心头。我就想拍一下电影,然后我就去了。

表达的内核都是一样的,是对时代和社会的一个反馈和发声


阿铭:影片以一颗坏牙作为切入点,将声音的禁闭做为线索,讲述一位无法诵经的僧人被迫接受不幸故事。请问《舍利》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你生活中的哪些体悟与观察?


李明洋:我最早写第一版剧本是在疫情刚来的那一天,我被关在家里面,那个时候我的一个片子本来要开拍,因为疫情就不停地往后推,所以我又回家写剧本。最开始剧本其实写的是一个和尚要割睾丸,我当时觉得这个东西挺有意思的,想通过这个去探讨一个男性对于身份的认同这样一个问题。后面这个东西就选作我的毕业作品开始进行筹拍了,找到主演之后,我们在上海的周边去进行一些田野调查,去找场地,那慢慢地就会聊,越来越接近这个群体、了解这个群体、深入这个群体,我们了解到的就非常现实了。比如主演他在佛学院里面当老师,佛学院里面的新生进去之后要接受一个长时间的军训,要听一些讲话。包括我们去一些庙里面,他们也是这样的,普遍接近于一个政治化、商业化的发展趋势。他们可能跟藏传佛教和其他的一些佛教很不一样,因为他们在这个城市生活,他们必须要趋同于这个城市竞争化的发展,包括政治,要去协调另一些东西。我们就意识到这个群体可能正在处于一个时代所带来的集体失声的状况,他们并没有去干他们本来该干的事,比如传教诵道、传播信仰,或者潜心修行,而是从事很多和商业政治相关的一些活动。我们觉得他们好像失去了自己最本真的一个功能,整体处在一个失语的状态下面。一对比的话,我觉得可能这样的状况比一个和尚对于他的身份认同那个问题,要更急于去表达出来,因为它跟时代社会息息相关,更能够反映这些东西,也更能够反映情绪上的一些东西。所以后面就改成一个和尚因为牙疼讲不出话,无法传经诵道,去表现群体的一个失语的状态。


阿铭:《舍利》和你之前的创作(《棕色夜晚》)有哪些内在一致?


李明洋:讲的群体不一样,但是关注的东西是一样的。是关于这个社会上面一些周边的人群,需要你关注的人群。因为《棕色夜晚》是我第一部片子,所以很多影像包括叙事和很多东西都是第一次尝试,其实并没有很放的开,有很多露怯的东西在里面。但是到《舍利》的时候就是有整体的全方面的,算是进步吧,做的更决绝、更大胆了。表达的内核都是一样的,是对时代和社会的一个反馈和发声。

那个主演他长得特别帅,我们一给他近景我就觉得出戏
阿铭:《舍利》的故事发生在郊外环境的一个寺庙里,演员也是真实在寺庙里生活的“当事人”,当时在准备拍摄时如何考虑选角和选址的?在前期筹备中,有遇到哪些难点?
李明洋:最开始的时候把上海很多庙走了一遍,有很多特别恢弘的寺庙,静安寺那种除外,包括其他一些比较庄严的庙,它们特别肃穆但是又透露着很强的商业性,就不太适合。我们讨论过后,开始慢慢往越来越远离市区的一些地方去找,后面找到我的拍摄地白鹭净寺。我一去到就觉得那个地方特别好,大殿前有一块特别大的空地要建房子,那个庙它真的也要拆,那块要拆掉盖房子。庙的背后隔了一条河是一个很大的工业园区,它的左边有一堵非常高的墙,高墙旁边是一个别墅区。庙是破破旧旧的,有一些非常老的和尚在里面,真的有它被城市包围着的一种感觉,一个特别孤立的小庙宇,被一堆钢筋水泥包围住了。我觉得特别好,我们就直接选了这个地方。

演员特别有意思,主演他是个专业演员,北电表演系毕业,跟贾乃亮是一个班的。他毕业之后就去当和尚去了,当了20年的和尚,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看到我海报之后就联系了我说要来演,我都没想别的,我说你直接来演就行了(笑),我去哪能找到那么合适的。后面很多东西都是他给我讲的,包括我确定要改的主题也是根据他反馈给我的一些线索和建议做了修改。老和尚也蛮有意思的,那个时候我们想试试找一个老和尚,因为僧人就是真正的出家人,他是不能出镜的,我们必须要去找一些居士,居士是那些在家里面休息的老头老太。我们就去了上海静安寺旁边的功德林,因为疫情不让我们进去,我就特别烦闷准备回去,去静安寺拜了一下,我拜完一出来就看到门口坐着一个老头,长得特别魁梧,有点像北野武,看起来特别凶(笑)。我就走过去,想和他聊一下,问他想不想来演电影,他以为我是搞电信诈骗的,我就把我的学生证,身份证全部拿给他看,他才相信了。聊了一下知道他在文革之前也是在旁边的山上面一个不知名的小庙里当和尚的,后面被赶下山了,他现在每年还要回去看一看。他就说他愿意来演,演的时候他就特别快乐,每天在那唱歌跳舞,特别有意思,那个老头我觉得是挺有缘的。

筹备拍这个片子我其实没有遇到特别大的筹备的问题,我最大的问题是整个剧本的问题,一直在不停地推翻。从最开始主题的确定到最后拍摄其实改了非常多的稿,也在不停地去思考这个力量,想找一个好的平衡点去把它转换过去,一直非常痛苦。提前一天到那个庙里面开始筹备,第二天就要开拍,我忽然觉得很多东西不对了,我们就在开拍的前一天改掉了一大半剧本,就直接删掉了一大半的内容。在第一天第二天就已经把原本剩下的东西全部拍完了,因为第一天拍的时候是遇到了很多的问题,那个主演他长得特别帅,我们一给他近景我就觉得出戏,那个老和尚又是满脸沟壑,生活的痕迹特别严重,生命的肌理特别地明显,然后就觉得两个东西完全融合不在一起。第一天拍完之后很多素材其实没有用,我们就想办法,决定主演全用中远景拍摄。其实头两天就把原本还剩下的戏拍完了,后面每一天都在即兴创作,除了最重要的那几个环节,拔牙、敲钟、最后的长镜头,还有开场的一些东西是确定的,其他很多都是现场找的,包括雨夜的那段对话。反正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虽然拍得挺惊险,但创作的感觉非常非常舒服。

失语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存在,只不过存在的方式取决于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时代,什么样的当下而已
阿铭:电影围绕一个僧人因为牙疼无法诵经的失语,以及寺庙被拆除无法挽回的命运展开,这对于信仰者应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而影片本身想要去表达的又不仅仅如此,寺庙生活也和世俗生活有些距离感,请问你是怎么选择从宗教这个角度去构建关于信仰的这套文本呢,而不是其他途径?
李明洋:宗教只是一个外壳罢了,放了很多场也有很多观众问这个问题。我对宗教的研究其实并不深,只是灵光一现决定要拍这个题材的时候,认为它是一个肃穆且神秘的存在我想去拍,到最后真正拍出来的时候我对它的研究都没有非常深入。影片里的宗教成分是一个重要的外壳,真正讨论的内核也并非是和尚的失语,而是社会上绝大多数人的失语,绝大多数群体的失语。我只是选定了一个群体,观察到了这个群体里的一个困难,选择了这样一个困境,然后从这样一个困境反射到了社会上大多数的一个现象。包括我觉得毕赣的《金刚经》和黄信尧的《大佛普拉斯》其实都只是把宗教作为一个外壳,失语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存在,只要是在有人的社会里这个问题就一直存在,只不过存在的方式取决于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时代,什么样的当下而已。

阿铭:影片的文本设置上比较有意思,与在寺庙这个封闭空间里发生的故事不同,寺庙与寺庙外荒郊中,和尚诵经、挖掘机工人、被拆除的佛像,以及远景暗淡的城市之间似乎有一种潜在文本关系,对于这个你是怎么考虑的?


李明洋:其实就是做了一个二元对立,把很多东西做了一个对立,包括寺院的内部、高墙的内外,挖掘机代表了城市的进程,不停为一个城市开疆扩土。寺庙是城市里的一块小地方,一个孤独的庙宇,两种东西的对撞是宗教和城市进程的一个对立。包括影调也是黑白影调、整个镜头的呈现都在表现这种二元对立。


阿铭:影片通过庄重肃穆的黑白影像与4:3的画幅去表现宗教生活带来的精神世界以及落寞;请问影片影像设计方面,还有哪些为之服务的尝试和努力?这其中有哪些取舍?


李明洋:没有,这个东西出来的时候整个风格就特别明确, 就用了4:3的黑白画幅。而且用黑白还有一个原因是去到那个地方的时候,整个的庙它特别的黄和红,加上它背后有个特别巨大的一个银杏树,那个时候正逢银杏叶掉落,整个场景就特别的黄,可能正常人进去看觉得挺美的,挺风光的,但是它不能拍这个,色彩完全溢出了。我还得纠结要不要拍黑白,因为那时天空的密度非常的好,后面选了一下还是决定拍黑白,整体要呈现出肃穆之感,所以黑白犹豫了一下,还是坚持了。

那场戏拍得特别有意思,我们没办法监看,大家也都不知道情况是怎么样的,就像是在博彩

观众:导演您好,我挺喜欢您这部片子,我觉得你是一个比较有幽默感的人,从刚才这样谈话中可以体会到。我们平常拍片也是比较欢乐,我注意到您这个片子中有一场戏,是挖掘机工人在唱卡拉ok那场戏,也是设计得相对来说比较幽默,想请问您这是您性格的使然,还是您自己当时就想设计一些比较幽默的元素加到这个片子里面呢?


李明洋:所有影片的表达呈现都一定程度上带有导演的性格和个人的生命经验,但是整个影片更多东西是来自于现实生活的一些反馈,那个镜头是我当时去第一次去看寺庙外面,那个地方正在施工建房子,我们当时想要找一辆挖掘机来配合我们演出,正好旁边有很多辆挖掘机在那施工,我就站在旁边,不停在对着那个正在开挖机的师傅大声呐喊,他们根本听不见我说什么,看见挖掘机的上面写了他的电话号码,我就站在和尚站的那个地方,拿手机打了上面的电话,然后我问他能不能先停下来跟我聊一聊,他让我有什么直接和他说,不要影响他干活,我就说我们想要租他的挖掘机,问他多少钱一天。他跟我说他不租,把电话挂了,后面我就去其他地方,找了一个挖掘机拍。我觉得这个东西非常有意思,人和人之间离得非常近,但是你我却因为一些城市的噪音,或者说是工作的噪音而影响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哪怕你站的那么近,但是你根本没有办法去进行一个人与人间的沟通。就像《大佛普拉斯》里说的一样,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这个现象非常直接显著地冲击了我一下,所以我就把这个东西拍进去了。

观众:导演您好,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最后一场戏和尚在坑里然后抱佛头那个镜头,是技术原因在当时晚上没有进行吊灯还是故意设计的?因为那场噪点比较大嘛,所以是提前设计好那是全篇的结尾,还是说当时因为天气或者其他原因临时改的呢?


李明洋:那个东西当然是提前设计好的,最重要的一个结尾,但是也有一些改动吧,在开拍的前一天改了一下结局,跟原来的结局有一点小出入。拍的话,抛开一些商业的因素就个人创作而言,我一直都认为设备不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当时在开拍前,为了让我的摄影组的工作人员不那么累,我们一盏灯都没有出,我们全部出的灯棒,摄影机也并不是很好。我觉得怎么表达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最后那一场戏其实非常简单,就在摩托车前面绑了一个Go Pro,因为那个灯光不够,我们就把庙里的一个灯拆了接了一个电源,绑在了车头前面做主光源。其他就完全是在戏上面和情绪上面做文章。情绪是最重要的,因为最后一个镜头就必须得要情绪,必须得要人物的一个状态。所以没有把心思放在其他上面,想最后去把情绪拉起来,然后去做一个比较长的长镜头。

而且那样一个长镜头没有办法,因为它很长很长,它是从我们的庙门口出去,然后开过去的,在这个过程中就很难去做一些就灯光的布置,因为它一定会穿帮。而且那个时候又没什么钱,摄影师坐在摩托车前面,后面载着主演,然后他们就骑车。那个时候我也没办法监看,那场戏拍得特别的有意思,我们没办法监看,大家也都不知道情况是怎么样的。那一场戏就像是在博彩,主演骑车开过去了,就在草堆下面蹲了两个录音,其他就没有任何一个人了。我们所有的人都在那个院子里面等,就在那烧香,等拍过来的东西是什么样的。而且那一天下雨,第一条出去的时候回来,因为下雨了,路上打滑,最后主演表演的时候他把那个泡沫做的佛头给抛起来了,最后佛头砸到了他身上,他演了一个被佛头砸死的结局。我当时看到的时候,觉得太drama了,和想的差别太大了,而且那个时候又下雨了,我们当时就已经是倒数最后两天了,就想着再拍一条吧,时间没的话,明天晚上再拍了,就把整个戏调了一下。主要就调戏,调情绪,调完之后告诉他这场戏我还是要拔牙那个东西,还要你情绪拉上来。第二天在那博彩,拍完了之后等了很久,我就看我DP,看我摄影指导的眼神,他在那笑,他说应该过了,我一看发现抛开那些灯光、摄影,那场戏是真不错。那两个蹲在草里面的录音,听他念经都听哭了,我说这还拍什么呢?就过了。那场戏就拍了两条,非常有意思,我觉得很刺激。

阿铭:最后问一下导演之后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创作计划,有没有可以剧透的?
李明洋:因为疫情,我今年在上海本来年初的时候有一个我想在云南那边拍的,是新的短片,写的云南那边的一个故事。结果因为疫情我一回上海就被关了,被隔离到六月份,隔离了三个多月。反正中间我也差不多写完了,然后我就看今年看能不能把短片拍了吧。因为之前找到了一些投资,但那家公司因疫情倒闭了。(如果)我受不了了,我就准备去众筹,把它廉价拍完。然后长片也蛮有意思的,但我不能说,我觉得反正特别有意思,那我们就留个底吧,到时候来个大的期待一下吧。


阿铭:那今天我们跟导演的对谈就结束了,谢谢李导能够分享他自己的经历和创作故事,也希望在之后的创作和拍摄的计划里面能够顺顺利利。

 

原文发布自独青SIFY,非商业用途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