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16日至6月30日,城市新浪潮青年影像展线上放映将于CathayPlay华语艺术电影举行。 本次展映免费对外开放,请各位感兴趣的观众根据排片信息登录网站观影。 短片A组(9部) 片目:《舍利》《夏日美滋滋》《临夏西顾》《游》《弗兰德斯》《下沙牛一》《DOREMI:一部协奏电影》《PANDA PANDA》《智械之翎》。 短片B组(8部) 片目:《扎西的羊》《坏孩子》《遥远的童年列车》《未婚妈妈》《离校日》《飞去天堂的花》《城市情绪·0》《褶皱》。 短片C组(8部) 片目:《修剪》《罗南的演讲》《去卅城看雨》《新年快乐》《鳄鱼的尾巴》《他她》《午后的月光》《火锅》。 独立长片展映单元(7部) 片目:《归去来兮》《红楼花园》《库伦图》《南方的夏天》《热雪》《在黑潮汹涌的海岸》《幸孕旅馆》。

为了庆祝6月骄傲月,CineCina再次与CathayPlay合作,为大家带来一批优秀的华语酷儿短片。它们有着不同的创作背景,但值得一提的是,它们大多是新世代导演的作品。或许带着一些学生气,他/她们都以真诚和开放的态度,讲述独特的酷儿故事——两面生活的跨儿、热爱舞蹈的听障男孩、想改中性名字的女生——一个个鲜活的人物,骄傲地活着。

在汶川大地震14周年之际,我们推出纪念专题,通过《去大海的路上》《众生》《1428》《掩埋》四部纪录片来回顾14年前的那场浩劫及其后。 在这四部纪录片中,创作者们以截然不同的姿态来记录震后的空间与人。 一种阴郁的悲剧色彩,一种生生长流的乐观精神,一种个体在庞大体系面前的无能为力,一种后人哀之而不鉴之的愤恨。 伤痕可以疗愈,亡灵却不能重生,十四年后的今年,我们也在面对着着生离死别的浩劫。结合新冠疫情的语境,我们能从5.12中获得哪些感动与思考?纪录片与灾难又有着怎样的纠葛?

「亚洲媒介和⽂化研究⽹络」致⼒于⽐较研究和跨⽂化研究,尤其关注数字媒体制作,⻘年⽂化, 国族认同和区域认同以及名⼈⽂化。我们的亚洲媒体和⽂化研究旨在探索“由内向外”的研究⽅法, 进⽽颠覆了“核⼼-边缘”的理论限制。

釜山国际电影节创办于1996年,亦是亚洲最重要的电影节之一。每年9月至10月,釜山电影节会在韩国第二大的港口城市釜山隆重举行,力图促进韩国电影工业的发展,也为亚洲电影走向世界添砖加瓦。 釜山电影节也被称为新导演的乐园,以展映和评选新导演的作品闻名于世,很多新片也会选择在釜山电影节首映。 华人在釜山电影节曾多次夺得“新浪潮奖”。 章明说:“电影是一个一个的梦。离开了幻想,电影还能表现什么呢?如果不做梦,生命还有何期待?”如果把《巫山云雨》中麦强、陈青等人的故事说成是一个梦的话,那么长江之滨的巫山小镇就是那张生产梦境的床,他也是章明电影的床,只不过这张床是一张即将坍塌的床。 刘成达的《口袋里的花》将镜头对准一对被边缘父子,影片没有直接讲述孩子母亲的离开,只是从两个儿子还有父亲的状况间接引出这个家庭的过去。他们一家并非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家庭,因此,他们与所处的环境有一种无形的围墙。 “越美的女孩子越容易被骗,因为她们太自信,以为爱能改变一个人。”可以概括陈翠梅导演的《爱情征服一切》了。 当然获得“最佳纪录片”头衔的也不少。 叶云导演的《对看》纪录了两个孩子在不同世界的成长经历,聚焦于家庭成员之间尝试情感交流而最终失败的困惑,引出了他们那些没能互相诉说的内心独白。 “一个好好的村子,都要变成坟场了。”郭恒奇的《新堡》聚焦一群失去一切希望的人抱团取暖,然而境况并没有得到什么改变,除了绝望就是愤慨! 12届釜山电影节开幕片《没有人的女朋友》可以让人联想到侯麦与洪尚秀。 顾桃导演的《乌鲁布铁》见证了鄂温克传统狩猎文化在现代文明的侵蚀之下无可避免地走向衰亡。杨弋枢导演的《一个夏天》以独特的方式反应当下的社会裂痕。杜海滨导演的《少年小赵》是一部关于90后年轻人小赵的纪录片。他是山西平遥县21世纪的红小兵,一言不合就唱起歌颂毛主席。 CathayPlay决定展映这9部过去二十余年在釜山电影节入围及获奖的中国影片,凝视不同时代下9段不同的生命。

去年 9 月,Ge·stell 首發企劃「Connecting the Dots: Emerging Film Creators Showcase」(連線計畫: 動態影像新銳聚焦)在線上全面展開。我們邀請了散佈全世界各地的5位台灣影像創作者,與 2 位香港影像工作者,在 Ge·stell 平台上進行線上對談、虛擬打開工作室及數位微型進駐,打造出一個觀眾和創作者能直接對話、交流的有機平台,並提供藝術家延伸創作實踐的動能。延續去年計畫的對話熱度,本次特別在線上展映計劃中5位創作者的作品。

“有人问我为什么拍电影。我想,因为人和人之间,可以说明白的话并不多。”——陈翠梅 “对话的维度”主题片单试图通过近年来的华语独立电影来诠释“对话”这一词汇的多维度含义。 王我的《对话》与傅榆的《蓝绿对话实验室》记录了不同人群之间难得的碰撞,在全球意识形态隔阂越发撕裂的当下,有着耐人寻味的启发意义。 《批判艾未未与吴昊昊》探讨的则是对话成立的可能性,“批判”是否又是一种作者后知后觉的反思? 再见语言,用除说话以外的方式交流,这是《沉默之旅》中的人们在非典后关于对话实验。 而《独自存在》中的对话,则在另一个维度,在诗的影像中,作者重新审视自己与世界的关系。 陈翠梅的《丹绒马林有棵树》中,比对话本身更有趣的是那些语言之外的暧昧心事。 — Zhu Zijing

鹿特丹国际影展 (英语: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Rotterdam, 简称: IFFR) 是每年一月底在荷兰鹿特丹举办的影展。 竞赛单元最高奖是金虎奖。 鹿特丹与华语电影颇有渊源,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电影《小寡妇成仙记》《完美现在时》《她房间里的云》分别在2018,2019,2020连续三年荣获金虎奖。 2021年第50届鹿特丹影展即将在线上举办, 与此同时,此前入围过各单元的十余部华语影片也在CathayPlay展映, 其中包括 《爱情征服一切》 和 《口袋里的花》 两部来自马来西亚的金虎获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