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性当做女性解放基本田地

王米  10/05/2022


CathayPlay影片均由导演授权,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即可跳转链接至《少女尹小美》多中国独立电影正版资源尽在 www.cathayplay.com

  一场电影,一次邂逅

 ——《少女尹小美》的导演王米

 


我是北电15级剧作专业毕业的研究生,做导演是本科时代就有的想法。19年用16天时间拍摄完《少女尹小美》,20年4月做完后期,因为疫情的原因大部分电影节改为线上或停办,但也零星获得一些奖项和入围,作为一部艺术片,在目前的审查条件下肯定是上映无望的。也许不久可以有一些线下放映。毕竟我在拍摄时就是想着让它见到观众的,并不是作为收藏品自我欣赏。

 


2019年刚有拍摄想法时的出游兼试镜,当时奥森的向日葵刚刚开放
 

《少女尹小美》剧情梗概
2019年的北京,跳楼自杀未遂的少女尹小美向偶遇她的流浪汉讲述了自己的生平:10年前,她和一个摇滚乐手开始同居,她不仅要照顾他病弱的身体,还总借钱给没有收入来源的他。在两人的恋情被公布到网上并遭受无良网友的炮轰后,尹小美选择了分手。后来她遇见导演莫邪,开始了另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感情。莫邪爱她,但是生活在永无止境地搭讪和猎艳中,不做出任何承诺,并要她和他选择一样的生活作为爱他的证明。小美动摇了,当她也尝试去爱别人的时候,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懊悔中。在亲眼见到莫邪搭讪的女人怀孕堕胎后,小美选择了离开……小美还向流浪汉追溯了高中时期爱上辅导员刘老师的事情,那段由性而爱的经历也许是一个起点,也许起点在更早以前,天色渐暗,云开雾散,小美和流浪汉一起经历了一段寻找自我的旅程……
 

《少女尹小美》导演阐述
 
 
《少女尹小美》旨在通过对一个少女的生活的观察和再现,来得出关于当代女性命运的某种结论。尹小美是单纯的,是被动的,是一个相较来说“纯粹”的女性,这令对她的观察更能打动观众。
写这个剧本的过程中让我心中出现了看《悲惨松子的一生》时的一些相似感触,即对这个人物悲剧的不忍和其必然性之间的知性和感官之间的某种偏差。
正如现代理论家所揭示的,女性在当代社会中是一个被剥削的所在,无论在何种社会位置:作为一个家庭主妇,作为一个待婚女性,甚至作为一个恋爱的对象,她察觉与否,她都是被动的,被看和被决定的一个对象。即便她可能对社会的残忍和不公有所察觉,但是所谓反抗也只能更加巩固她被剥削和被欺凌的地位。
以上是宏观的一些观点。具体来说,这个剧本的大部分情节出自我的生活,即便我是以一种旁观者的态度来写的。剧本的主要部分(下篇其实写于2008年,但是在这之间我的创作重复感很强,并且我之后的生活可以说是依旧在研究身体成长和女性心灵的关系,所以和创作水乳交融了。大概有10年跨度。)写于我完成乳腺手术之后,手术台上那种精确、残忍的印象影响了我,让我想要像手术刀那样的再次剖开自己,对自己进行分析。
阿尔都塞关于“意识形态”的观点是我另一个写作的参照点,即去考察一个人的存在和她对存在的意识的想象性的关系,所以我在片中以“间离”的方式插入了很多当时上学时读书笔记的片段。
正对镜头的自述来自于我喜欢的布莱希特的理论,这是一种陌生化手法,旨在增加观众和影片之间的距离感,便于引入一种批评的视角。片中性爱镜头将以手和肩膀的特写为主,并以一种油画画质进行处理,呈现出来接近日本粉红电影如神代辰巳片中的风格。
作为女性导演,片中对光的使用将会是非常感性的,将有很多背光、剪影的镜头同时有过曝、全白的镜头。镜头语言将区别于一般男性视角主导的视线剪辑和叙事语言等,取而代之以一种叙述主导的,温柔的感性的镜头语言。主演葛宁宁是莫邪原型的另一任女友,她在看过剧本后说“他会说的话好像就那么几句嘛,简直是原样复制”,这让我相信她能调集自己的经验和感情来演好这一角色。
男主角龙宇是我在学游泳时认识的游泳教练,他在传授经验时的理性和诱导能力吸引了我,并且他长的很像一个好男人……我准备用一点反差感来诠释莫邪这个人物。至于朗朗,自诩为渣男,并且很有诠释“刘老师”这个人物的热情,相似的经验也让我相信他能演好这个角色。
至于其他演员还在物色中,这个片子拍摄的难度可能在于青春气氛的还原,场景的还原等,技术性的问题还是较好解决的。从写剧本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这个故事仍旧令我魂牵梦绕……我相信它触及到了女性原罪的一部分秘密的核心,我想诉说它,并且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2019.7

导演自述:这部电影的拍摄大概可以归于两种电影流派的影响下的产物:即70年代日本左翼电影中的粉红电影,把性当做女性解放基本田地,把两性关系作为社会矛盾的核心所在;以及法国电影中文学性较强的一支(可参见巴赞的《为非纯电影辩》),把镜头语言作为文学语言的一个替代物,在画面更迭中复原叙事的感觉。
电影的讲述从天台的自杀开始,故事的主体是一次回忆:和另一个人一起看着自己——自此,电影机器和主人公视点和导演视点,几乎合一了。后面的叙事中就几乎没有视点镜头了(全片的三个特写是肖像画一样的插入镜头而已)。一般文学改编作品中是这样的。
这部电影也可以看做是改编自我前一年写的一篇小说,重点不在故事中的事件,更无所谓故事。可以说在研究人的一些奇怪的想法以及由此而来的一些结果,讲了人试图控制自己人生之后的一些徒劳的情况。   尹小美想得到爱情,因此一直在付出,先是无意识的付出——探索,后来是有意识的付出,然后是牺牲,最后终于在进入交换界时失利了,双膝跪地。
一直把电影当成一个仪式性的艺术形式,在电影面前我不能表达自己的感情,它太过卑微不值一提。我从写剧本开始就在用画肖像画的感觉记录一些人的感觉和思想,这个剧本也是一样。
它并不在表达感情,它像一个心电图一样的是自我分析的产物,也是因为在这些时光之前我就养成了写作的习惯。这个人物在思考自己的同时也在不停地犯下过错,一旦开始就无法结束,越了解自己,越万劫不复。在一个人人为己的社会里是无法谈论爱情的,但是因为神的存在,有些事情恰巧有一个开始,有一个结束,所以我把它拍下来。也许你可以看见天使,也看见撒旦。    (以及确实爱了很多年的布列松和布莱希特。)

2020.12

“银联卡支付”

网站支持银联信用卡和借记卡啦!!

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点击菜单栏“帮助”— —银行卡支付


——往期内容——

CathayPlay华语艺术电影

微信ID:Cathayplayfilm

微博:CathayPlay

豆瓣:CathayPlay.com

Ins:CathayPlayGlobal

Twitter:CathayPlay

Facebook:CathayPlay

投稿:submit@cathayplay.com

影片投递:copyright@cathayplay.com

合作|转载|影迷群加微信:CathayPlay



Cathayplay服务号


问题咨询请添加

Cathayplay粉丝群

粉丝群扫不进啦!添加上面
服务号私信:进群

长按或扫码关注

CathayPlay华语艺术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