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并不着眼于杨佳袭警案本身,而是聚焦于事发后杨佳母亲的遭遇。杨佳母亲案件发生后被送入精神病医院5个月,直至杨佳已被判死刑,母亲赶到上海见到了儿子最后一面,法官则哄骗她回家去搜集帮助杨佳脱罪的证据。剧情的侧重点在杨佳母亲回家后的两天半,她努力地收集证据,写申述,见律师,给儿子准备过冬的衣物,直至两天半后,有媒体告诉她,当天上午杨佳已经被执行了死刑,影片至此结束。据导演称,电影的中心人物是杨佳的母亲,导演试图展现他特别被感动的部分,与观众分享其内心的情感。电影名称则来源于杨佳母亲的一句台词,即对法官讲“我还有话要说”

李守旺(老李)是盲人说书队的队长,19岁开始说书。他的子女都在外地艰难生活,老李每年挣到的钱几乎都给了子女。但随着城镇化不断推进,昔日的说书队现在几乎丧失了观众。随着说书队与村队之间的矛盾加剧,对远在他乡的儿子的思念就成了唯一的精神寄托……当他激动的以为儿子将带家人一起回家过年时,等待他的却是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