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唐头》之后,徐童继续在东北拍摄了老唐头的儿子唐老三一家,唐老三因一桩人命案入了监狱,唐老三的儿子小宝在高考这年意外遇到这样的变故,父子的命运都难以预测。小宝子他爹唐老三被老金诬告他偷了两把铁锹。唐老三酒后越想越不痛快,踢了老金两脚,老金腹痛难当,送到医院,人就死了。三个月后开庭,法官出面做民事调解。老金家开口要48万赔偿,18岁即将高考的小宝子,开始四处借钱……

由中国同志运动与中国独立酷儿影像开拓者崔子恩导演的纪录片《誌同志》,总结与回顾了改革开放30年以来中国同志平权活动的发展,采访了本片受访者包括张北川、秦士德、李银河、郭晓飞、童戈、程青松、乔乔、许戈辉、张元等重要人物,梳理了关键的历史变革事件,是回顾中国同志运动发展历史最为全面的影像纪录

作为一部“全女班”、“制作班底全员初次”的作品,尽管它有些地方还很粗糙,有些演员的表演略显生硬,但于我而言,整体剧情通顺流畅,通过40岁的宋紫洳和16岁赵凌风的故事,构成了transgender群体的大体写照:对于自我身份认知的确认、面对外界压力带来的挣扎、完成手术以后更多的生活考验…女儿作为其中的连接点使得双线的故事若有似无地交叉其中。故事如同莫比乌斯环一般,开始即结束,以两位主人公的生命经历向观众传达出:她们本就是女人,这就是她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