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边缘人群边缘的人类

CathayPlay华语艺术电影  02/10/2021


没人再遵守“山理山规”,套住的猎物谁碰上谁就偷回家中

《小李子》

SURVIVAL SONG
2008年/纪录片/94分钟/东北话/中文字幕  

影片参展及获奖经历:

2010年 印尼亚洲电影节 纪录片奖
2009年 第33届香港国际电影节 最佳纪录片人道奖
2009年 第9届俄罗斯彼尔姆国际电影节 弗拉哈迪大奖
2009年 第9届俄罗斯彼尔姆国际电影节 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
2009年 第47届维也纳国际电影节 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
2009年 第4届云之南纪录影像展 春分 竞赛单元
2008年 第5届中国纪录片交流周 独立精神奖
2008年 第2届韩国首尔国际电影节 最佳导演奖
2008年 第8届东京FILMEX电影节 评审团大奖
2008年 第5届迪拜国际电影节 评委会奖

  在中国长白山深处,猎人、女人、流浪汉、两条狗还有一只猫,组成了一个家庭。他们住在一个废弃林场的破房子中,周围几十里内只有这一户人家,他们靠冬天狩猎、夏天放羊为生。


  中国长白山林区历经百年砍伐,现在已无树可采,以此为生的人们大多数下岗失业。猎人原来是林业局职工,下岗后过起了现在的生活,流浪汉下岗后投奔猎人有了一个吃饭的地方。从此在这寂静的山谷中,有了人间的烟火和流浪汉苍凉的歌声。


  国家在他们住的山下修建了一个水库供哈尔滨饮用水,要求他们搬迁。冬天里他们住的破房子被扒掉了一半,一家人在风雪中等待着春天的到来。快过年了因偷猎被官方追查,来人搜走他们这个冬天捕获的所有猎物。猎人逃走了去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女人回了娘家。


  山里的雪越下越大,流浪汉好听的歌声再一次在山谷中响起。


导演阐述:


  《小李子》拍摄于中国长白山林区。那里是我的家乡,影片中的人物大多是我童年的伙伴和朋友。离开家乡二十多年了,我现生活在石油城市大庆,距长白山林区有四百多公里。2004年开始独立电影制作,长期拍摄记录山里人的生活,是我这些年的重要工作内容。我在山里长大,了解那里的历史和文化,我们正经历着快速发展的时代,旧有的生产与生活方式每天都在消逝,抢救性的记录寄托着我对大山的眷恋,也是一种社会责任。


  历经百年砍伐现在山上已无树可采,以此为生的人们全部下岗失业,他们世代居住深山难以适应外面的生活,没有土地、没有工作,什么都没有。中国城市每年都在发展与变化,而贫困山区已被人遗忘,政府所看到的只是山里清澈的水源,而山里人的吃饭问题却没有人关注。贫穷使人性中所有丑恶的一面都展现了出来,自然环境的改变促成了人类社会“食物链”的形成,古老的狩猎到他这一代已变成了偷猎,有限的资源已成为人们生存的共同依赖,没人再遵守“山理山规”,套住的猎物谁碰上谁就偷回家中。猎人每天忙着布套子、设陷阱的时候,自己却已成为别人的猎物,当忙碌一个冬天终有一点收获的时候,背后那个真正的“猎人”开始出手了,最后弄的他无家可归。


  拍摄中我每天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白天一同上山狩猎打柴,晚上睡在一个土炕上。房盖被扒后,天上下雪,屋里下雨。有一天早晨起床一摸棉裤全湿透了,原来棚上融化的雪水在上面滴了一夜,拧出水后又套在身上。2007年元旦,猎人带我下山给机器充电,当我走进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的时候,觉得这里太繁华了,农家小卖店货架上一堆过期的食品对我充满着无限的诱惑。40瓦的电灯那样明亮,灯光下黑胖的农妇也变的性感时尚,我真实的体会到在极度孤独的环境里,人会有怎样的一种改变。猎人一家在这里已经生活四年多了……


  影片2006年10月开机,拍摄了近一年的时间,经历了许多难忘的事情,如今小李子的歌声仍时常在我耳边响起……


谨以此片献给所有善良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