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狗也是普通人


民谣狗也是普通人

文章为大连艺术影像展供稿

 

张新伟作为一个青年85后导演,一边经历着80后一代的集体迷茫,一边抗拒着迷茫后的尘埃落定。如同大多数城市中为梦想打拼的青年人一样,他对于一种事物的坚持已然变成生活的痕迹,新伟南下广州求学,毕业后选择以此为根据地,做一些拍摄项目来谋生,以便支持他的独立创作。

标签化的独立艺术家并不新鲜,他的这部新作品《嘿,老潘》却有着别样的情怀。导演和他片中的主人公一样,都是搞独立创作的。与其说是他们正和艺术发生密切联系,不如说他们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场行为艺术。白羊座的张新伟活力四射,这些年奔波各地,拍摄对象也涵盖了老中青三代人。在他的纪录片中,时代不着痕迹地成为远景,人物被推置舞台中央。

《嘿,老潘》是一部记录独立音乐人的作品,张新伟自言,老潘是他的一面镜子。拍他就是在拍自己,我们总喜欢以他者来反观自我,这样的互动交织就如同理性和现实的拉锯战,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没有谁是“要么成,要么死”的,生活远远比艺术要复杂得多,情感远远比音乐精彩得多,人,永远比历史要大得多。

有幸与张新伟会面,做了个简单的访谈。

 

(以下 Q 为记者,A为张导)

Q:之前你有做《老张》、《唐老师》这种中年,老年主题的片子,现在这部老潘是青年,当初拍摄时是刻意考虑这么做的吗?
 

A:我从来没有考虑片子的年龄啊,性别之类的。我喜欢拍身边的朋友,或者说,我希望我和我的拍摄对象成为朋友以后再去拍摄。老潘是我的一个在朋友广州做民谣音乐的朋友,是我老乡。跟他混熟了后,我就去拍了。

后来,发现,老潘,也是男的,老张,唐老师也是男的。 

就叫男人三部曲吧。三十岁之前,完成个三部曲,也挺开心的。


Q:做了多久?

A:2011年底开始拍摄,到2014年8月算是做完。但是,12年一年基本没拍他,我自己离开广州去旅行了

断断续续的就开始拍摄。


Q:老潘最打动你,或者你当初最想拍他的动机是什么?

A:其实,说到为什么2012年为什么没有拍,其实是缘自我自己的顾虑和怀疑。

刚开始是老潘让我帮他拍个专辑首发的视频,我就去拍了,觉得他的音乐蛮有意思就想继续拍

但我在想,讲一个不出名的民谣歌手的纪录片,谁会去关注呢?就想放一放,算了。

有一段时间,我生活特别不顺,这时候,就想去老潘那聊天解闷,

在那段时间,我拍到老潘给女朋友过生日,吃饭的时候,有朋友问老潘,关于结婚生孩子的问题,老潘说:“就怕孩子生下来,一旦生病了,无法照顾。”朋友反驳他,“你不是怕生孩子,你是怕承担这个责任。”那一刻,我发现,其实,老潘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他也要经历很多生活上的困难,我因此跟他产生了共鸣。我觉得,这种感觉,观众们也能感受得到。

Q:你也知道,其实有很多关于拍摄音乐人的纪录片,那你是否会受到其他片子的影响?

A:音乐人的纪录片,有看《寻找小糖人》,影片给我最大的启迪,除了他制作的优秀的音乐之外,影片中的主人公的人生态度是最让我感触到的,就是,即使,不做音乐,他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我希望,老潘也能带给观众这种感觉,音乐做的成功不成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做音乐的这个快乐和迷茫的过程,我是在讲一个人的成长的故事。

Q:你曾经说,老潘跟你很像?请你谈谈这种状态。

A:有一段时间,我总念叨着,我就是老潘,老潘就是我。我们俩年龄相近,差两岁,同是在广州漂泊的异乡人,同样有自己的坚持,但,都遇到了这样那样的困难。在拍老潘的时候,我也有在思考自己做纪录片的意义。老潘说,“人要坚持下去,一旦放弃,整个人就完蛋了。”这是他的人生总结,也像是说出了我的心声。所以,与其说,我在拍摄老潘,不如说,老潘是我的一面镜子。

Q:我看到,片中老潘并不是很享受这种漂泊的状态,尤其是最后一段独白,他说他并不想混圈子,你怎么看待他的想法?

A:人总是这样,因为爱好,因为感性的冲动。本能的去做一件事情,但当你真正去把这件事情做深入了,你会发现,事情不那么简单。音乐不是音乐本身,音乐还跟金钱,跟地位发生着关系。同时,做事时也会有浮躁的心态,太渴望成功。成功可能会给老潘带来很多东西,但是,通过对老潘的记录,我个人觉得,起码,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大红。但,他还要不要继续做下去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管那么多呢,先去做,做出了事情总比没做强。

Q:片子开场就是求婚啊,结婚啊这种,请你谈谈,婚姻在这部作品中的意义。

A:爱情,是这部片子的副线了。主线是老潘在追求音乐的梦想,爱情是老潘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有了爱情,老潘这个人物立体了,更像你身边的一个朋友,而不是所谓的“音乐达人”那么简单。而且,从求婚到领证到结婚,从中也能看到老潘的成长。

Q:片中老潘也谈到,自己在老家呆着很无聊,就出走了。现在很多年轻人并不寻求稳定,更喜欢到大城市,尽管生活很艰辛,却不愿回家,我想请你谈谈,就你个人经历和老潘这些人的经历,谈谈这个话题。

A:举个例子,我之前在老家工作过一段时间,生活相当轻松,做办公室,每天上下班,三点一线的生活,我就想去外面闯荡一下,来到广州工作以后,你会发现,每天早晨上班,你要经过同样的人形天桥,同样的路,差不多的位置,你总会遇到同样一个人,而这个人,你永远不会过去和他打招呼,实际上,大城市只是把三点一线的距离拉长了一点而已。可能任何事情都是这样,不在于你在哪里,大城市还是小城市。关键,你在那里做了什么?我自己觉得,我也可以选择回到老家工作,只要在老家能够做出自己的一番事业。这是我在外漂泊多年的总结吧。

Q:《唐老师》获得空前成功,你对这部老潘有什么期待吗?

A:很多人觉得我做《唐老师》占了题材优势,拍有故事的老人。当然,我可以给很多理由去反驳这个。比如,我的拍摄角度与别人不一样啊,之类之类的话。但,我希望做新片会有不同的尝试,《嘿,老潘》这个片子算是我的一个过渡,我选择记录当下在成长的年轻人,我选择观察一个人物成长的故事。说起期待,只能说期待观众们能喜欢吧。我之前有另外一个选题,告诉过一位朋友,那位朋友说:“你拍吧,这个题材外国影展肯定喜欢。”我在想,无论到什么时候,我不是为影展而拍片,我只拍我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熟悉的东西,如此而已。

Q:老潘本人看了说过什么?

A:老潘觉得,剪辑的有点碎片化。


Q: 珊哥,这个重要的配角,请你谈谈她。

A:我回答不出来,因为我不懂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