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一辈子都被“细菌战”毁了,终于在晚年得救了

粤光杯组委会  15/02/2021


我们能做的,就是不忘国殇,铭记历史 

1894年7月25日,中日甲午战争爆发

1900年5月28日,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爆发

……

1926年3月18日,侵华日军酿成 “ 三一八惨案 ”

1928年5月3日,侵华日军制造 “ 济南惨案 ”

……

1931年9月18日,侵华日军发动 “ 九一八事变 ”

1937年7月7日,侵华日军发动 “ 卢沟桥事变 ”

……

1940年7月至1942年,侵华日军发起 “ 细菌战 ”

……

 

 

 

 一段段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 

 留下的,是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痛和噩梦 

 

 我们的确无法改变沉痛的历史悲剧 

 但我们能做的,就是不忘国殇,铭记历史 

 

1942年5至同年9月,侵华日军发动浙赣战争,并使用了鼠疫、霍乱、伤寒、副伤寒、痢疾,及炭疽等病原菌,对华实施了战争中最大规模的细菌战。

细菌战后,以上各种疾病在当地大规模地爆发性流行,罹患以上各种疾病的中国平民的人数当以万计。

还有一种病,叫“烂脚病”。据民国浙江省江山县政府一个县的统计,1942年5月14日至同年9月13日期间,江山大陈乡各保 “无家不病,无人不病”,其中烂脚者2130人,患疮毒者3711人。

 

这种战争期间突发的 “ 烂脚病 ”,一旦染上,溃烂迅速扩展,可深及见骨,长年流血流脓,创口恶臭,症状可持续终生,治愈者稀少。由于战争过去太久,目前没有足够的医学条件可以证明烂脚老人是因为细菌战而引起的,所以我们称这群老人为疑似细菌战受害者,为 “ 烂脚老人 ”。

 

 

纪录片《我还在–细菌战后的溃烂人生》聚焦在浙江衢州至今仅剩160多名疑似细菌战幸存老人身上,讲述1942年,日本“远征队”后撤的同时将炭疽菌撒在浙赣交通沿线上,导致在同一时间内,爆发了多人烂脚致残致死的历史事件。

当战争已经过去七十年,老人们又在过着怎样的生活?战争遗留下的伤痛是否痊愈?对战争又是秉持何种态度?

问:当初选择拍摄这一题材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答:大二的时候,刷百度新闻偶然间就看到了这个新闻,标题是“被细菌战祸害了70多年的老人们”,当时看到这个新闻时,我是非常震惊的。我们很多人都会知道细菌战这段历史,但大都是在高中历史书上的寥寥数语,距离太遥远。我一直都觉得,那段历史的幸存者应该是没有了,因为感觉都不是一个时代的,可当我看到这段新闻时,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一群幸存者在艰难地活着。新闻里的照片看得触目惊心,老人们烂到骨头里的脚直接冲击这我的眼睛。在那次之后,我就时不时地去百度、了解这一段历史,想着一定要在毕业的时候做这个选题。

 

问:在创作这个作品之前,你们是怎样做到充分了解它的历史背景的呢?

答:我们在调研之前主要是通过网络渠道把相关背景资料浏览查阅,大家看到与背景相关的文章或影像资料都发到群里共享,尽可能多地搜集资料,翻阅资料了解细菌战历史特别是烂脚老人群体的更多信息。在调研期间,我们很幸运地在与相关专家交流后,获得大批相关历史书籍,我们就多次翻阅书籍以及根据专家们给到的线索或者资料链接等再大批量查阅,观看相关历史纪录片,有问题就商量讨论查证,尽可能多地使用各种途径充分了解历史背景。

问: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些老人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吗?

答:现在见到的老人都是治愈之后的,他们腿脚伤口没有影像资料看到的那么不堪入目,但伤口印记还是比较分明,特别是有些术后护理不当,伤口仍会出血、散发异味。在这过程中发现大家对待不幸的态度是乐观积极的,像其中因为烂脚左脚截肢了的姜春根爷爷,采访照料他的儿媳的时候,她说照料老人家是理所当然的,对爷爷在家照顾自己脑瘫的儿子也感到安心,感觉大家对待不幸都比较乐观,这激励我们拍摄过程以及以后生活中也要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

 

问:为了拍摄这部片子,你们总共花了多长时间?

答:我们是从2018年6月开始敲定选题的,8月踩点拍摄,10月第一次正式拍摄,2019年1月第二次正式拍摄,总共历时六个月。

问: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呢?这些困难有没有让你们想过要放弃,换选题重新创作呢?

答:在我们拍摄过程中其实困难重重,第一个困难是器材有限,我们的基本拍摄都是用自己的单反,灯光,收音等等都是和学院借的,在很多画面上因为器材限制了我们的发挥。第二个困难是语言不通,很多老人都是在自己村子里长大的,说的都是当地话,不会说普通话,我们在采访中非常依赖翻译,这也是我们拍摄中遇到的最大困难。第三个困难是交通不便,很多老人住在山脚下,甚至山里,我们都要提前规划好交通路线,向当地人寻求帮助。虽然困难重重,但是我们从未想过放弃这个选题。越了解这群老人,我们的使命感就越强,越想为他们发声,让大家能够关注他们。他们苦了一辈子也坚强了一辈子,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因为这些放弃呢!

 

问:当时遇到这些困难的时候,是怎样解决的呢?(对于创作类似选题的学生们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答:列举的三个困难其实也不是无路可走,器材不够,拍摄来凑。一段拍得不好,我们就拍十段,二十段素材,总能挑到合适的。语言不通,我们就找当地人给我们当翻译,找老人的家人帮我们翻译,自己努力跟老人慢慢沟通,甚至有些老人有文化基础只是年纪大耳朵听不见,我们就写字给她看。交通方面我们其实特别幸运,得到吴建平会长的帮助,联系了企业为我们提供交通工具,送我们下乡探访老人,有时我们就自己打车,坐公交。如果想做此类型选题的学生,应该提前做好规划,我们是去做了踩点拍摄,确认这个选题可行性才正式开拍的。广电学子不要害怕困难,因为好的作品是需要你不断去克服困难才能孕育出来的。

问:在做这个选题的时候,有没有参考学习类似主题的作品呢?可否推荐一些你们觉得有参考价值的作品呢?

答:在做资料调查工作期间,我们观看了大量相关的纪录片,后期剪辑工作时,也参考了一些纪录片的剪辑方法。譬如:《二十二》《人间世》《生活万岁》等纪录片。

 

为细菌战受害者诉讼的王选女士曾说过一句话:

 看见了,就不能转过身去。


已成定局的历史我们无法改变,我们要做的就是正面事实真相。这一份有价值的史料,是一个有力的,旗帜鲜明的对抗日战争,日本侵略的揭露和批判。它时刻提醒着我们:勿忘国殇,铭记历史。

这个片子再次提起细菌战这件事情,并不是说要报仇雪恨,血债血偿,而是需要更多的反思,和平来之不易。一次次血淋淋的战争警诫的是,如果不愿意去面对曾经犯下的过错,不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那和平还能持续多久?

“ 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这群老人能被更多的人知道,是希望这段历史不要被遗忘。老人们没有幸福的童年,幸福的青年,幸福的中年,但我希望他们能够有一个幸福的老年。如果能被更多的人知道,更多的人愿意救助他们,那这个纪录片的意义就达到了。 ”

——  谨言慎行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