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山形亚洲新浪潮单元」——《长江》

CathayPlay华语艺术电影  15/10/2021


当你看完全片,会发现这是一条死亡的长江,这正是当下中国的写照

 

「在场:山形纪录片回顾放映」


中文片名:《長江》

英文片名:A Yangtze Landscape

片长:156分钟

彩色/黑白:黑白

格式:HDV/PAL/16:9

类別:纪录片

语言:中文 字幕:英文 年份:2017

 

导演:徐辛

摄影:徐辛

录音:徐辛

剪辑:徐辛

影片介绍:

 

2012年剧情片《长江图》的导演杨超邀请我跟随他们剧组,独立创作一部有关长江的纪录片。我出生在长江下游的城市泰州,从小对长江印象深刻,加上49年之后官方一直把长江当作母亲河来宣传,而如今随著中国非理性发展,长江人文、生态都受到严重破坏。这部纪录片是通过“长江”来隐喻当下中国的乱象。

我随剧组从长江入海口上海出发,经南京、武汉、三峡大坝、重庆一直拍摄到长江上游宜宾,再从宜宾陆路到长江源头青海、西藏,拍摄行程上万公里。

这部纪录片采用非叙事的方式,全片几乎没有对白。将摄影机架在船上,将船当作三角架,将长江当作一条巨大的移动轨道,大量采用长镜头、固定镜头,以简约、冷静的观察,对长江沿途“风景”扫描式拍摄。


在上海黄浦江拍摄了两岸的繁华,在铜陵停靠点拍摄了被拆房屋废墟前的流浪者,在大通古镇停靠点拍摄了一个精神病患者家庭一天的日常生活,在武汉停靠点拍摄了一个因阻拦长江挖沙船双手致残,17次去北京上访的老人,在三峡大坝拍摄了惊心动魄的过船闸过程,在荆州停靠点拍摄了一名流浪的精神病患者,在重庆拍摄了长江边桥洞下面的流浪者,西藏拍摄了虔诚的佛教信徒等等。片中还穿插一些剧情片《长江图》中的镜头。

后期用实验音乐和现场噪音将这些相对独立的画面糅合到一起,制造一种魔幻现实的氛围,而片中的人物则好比中国传统山水画长卷中的“点景”。

徐辛 导演

导演简历:

 

徐辛,男,1966年7月出生于江苏泰州,现居南京。

2000年成立徐辛纪录片工作室,开始独立纪录片的创作。

2002年完成纪录片《马皮》,81分钟。

2004年完成纪录片《车厢》,18分钟。

2005年完成纪录片《房山教堂》,80分钟。

2006年完成纪录片《火把剧团》,110分钟。

2007年完成纪录片《桥》,16分钟。

2007年参与艾未未纪录片《童话》剪辑工作。

2010年完成纪录片《克拉玛依》,356分钟。

2011年完成纪录片《道路》,113分钟。

2012年拍摄纪录片《长江》。

2015年担任第十二届北京独立影像展纪录片竞赛单元评委。

2016年完成纪录片《长江》,156分钟。

 

《长江》获奖情况:

 

2017.03.25-04.02 法国真实电影节 国际竞赛单元。

2017.03.25-04.02 法国国家电影中心(CNC)收藏/发行。

2017.06.07-06.15 巴西“电影之眼”电影节“另类视角”单元。

2017.06.29-07.08 秘鲁利马独立电影节 特别展映。

2017.09.15-10.25 俄罗斯“太平洋子午线”国际电影节 国际竞赛单元。

2017.09.23-10.01 意大利佩鲁贾社会电影节 竞赛单元 观众奖。

2017.09.28-10.13 加拿大温哥华国际电影节 “Impact冲击”单元。

2017.10.05-10.12 日本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 “亚洲新浪潮”单元。

2017.11.20-11.24 澳大利亚亚太电影大奖 最佳纪录片长片提名。

 

导演阐述:


这部纪录片是通过“长江”来隐喻当下中国的乱象。视频采用非叙事的方式,全片几乎没有对白。将摄影机架在船上,将船当作三角架,将长江当作一条巨大的电影移动轨道,大量采用长镜头、固定镜头,以简约、冷静的观察,对长江沿途“风景”扫描式拍摄。从长江入海口上海出发,经南京、武汉、三峡大坝、重庆一直拍摄到长江上游宜宾,再从宜宾陆路到长江源头青海、西藏,拍摄行程上万公里。后期用实验音乐和现场噪音将相对独立的画面糅合到一起,制造一种魔幻现实的氛围,而片中的人物则好比中国传统山水画长卷中的“点景”。当你看完全片,会发现这是一条死亡的长江,这正是当下中国的写照。

影片推荐:


徐辛的电影,值得我用非常长的篇幅去讨论。比如他对不同影像材质的混合应用、编排。这个特点在《长江》中并不是不同影像素材之间的对比,而是字幕与画面形成的反差。本来,此片可能应用胶片与数码画面、自己摄制数码画面与网络盗版片段等相互之间的差异和对比来构建影片,徐辛却选择了如对白一样在影片“正常”进行中插入几条很突兀的字幕。这些字幕是有关具体公共事件,它们却还有另一个功能,就是给予永恒的河流一个时间点,类似古人讲的刻舟求剑。这些字幕的出现会使很多观众不愉快吧,但恰恰它们提供的对比以及对美感的间离效果,是我对此片推荐的核心理由。

此片原本是《长江图》的making of。但它比一个making of 能做到的,多太多了。作为一个纪录片,徐辛不仅插入了一些“无关”字幕,还保留着几个貌似摆拍的段落。那些段落,在一个纪录片作品中,也颇突兀,可能部分观众会疑惑。我觉得是否看过《长江图》、都不影响对《长江》的喜爱或反感。

我是非常享受观看此片的过程。

                                                                                                                                张献民